• <tr id="ewsze"><track id="ewsze"><delect id="ewsze"></delect></track></tr><menuitem id="ewsze"><video id="ewsze"></video></menuitem>

  • <ins id="ewsze"></ins>

  • <ins id="ewsze"></ins>

    <track id="ewsze"></track>
  • <ins id="ewsze"></ins>

      關注民生周刊

      微信
      微博
      微博|微信

      掃一掃,用微信瀏覽

      |客戶端
      人民共享人民日報全媒體平臺
      當前位置:首頁 > 人民共享

      潮州手拉朱泥壺大師江流松:醉心朱泥三十載 一心只為“詩與壺”

      來源:民生網2023-05-12 18:00:04

      日前,中法兩國元首在廣州松園非正式會晤,產自潮州的手拉朱泥壺,搭配鳳凰單叢茶,雙雙亮相品茗現場。

      潮州手拉朱泥壺,是沖泡潮州工夫茶的絕佳茶器,自明末興起至清中期達到鼎盛。此后,朱泥壺在潮州大地廣泛生產和應用,代代相傳一直延續至今,并誕生了眾多大師級人物。江流松就是其中的佼佼者。

      江流松,1972年生于廣東省潮州市,1994年畢業于廣東省陶瓷學校。他醉心朱泥壺創作三十載,作品多次在國家和省級工藝美術展中獲得大獎。今年,江流松獲文化和旅游部、國家美術師職稱審定委員會聯合頒發的“一級藝術大師”榮譽稱號。憑著拼搏努力,江流松將潮州手拉壺“拉”上了大雅之堂。他說,作為潮州手拉坯朱泥壺的傳承人,這是時代賦予他的使命。

      鬧中取靜 潛心創作三十載

      深受家族藝術氛圍的熏陶,江流松從小就對陶瓷藝術表現出極大的興趣和天分。1990年,他進入廣東省陶瓷學校接受專業培訓。在校學藝的日子是枯燥的,有時候一道工序就能讓他練習很久。憑借著恒心與毅力,江流松練就了一身本領。畢業后,經過一番打拼,江流松成立了自己的工作室——立春堂,開啟了事業的“狂飆”之路。

      對江流松大師的采訪就是在他工作室進行的。雖坐落于鬧市區,但有了高樓與綠樹的掩蓋,讓這里猶如一處世外桃源,鬧中取靜,成為江流松最自由、最愜意的創作天地。

      在江流松的工作室里,擺放著他在各項賽事中獲獎的手拉壺精品——2015年,作品《富貴》在第十七屆中國工藝美術大師精品博覽會中獲得“金獎”;2016年,作品《金雞壺》在廣東工藝美術精品展中獲得“金獎”……

      “剛開始做朱泥壺只是為了謀生。”江流松坦言道,從陶校畢業后從事手拉朱泥壺制作,一開始是為了謀生計。但在長年的壺藝創作過程中,他漸漸對制壺產生興趣。年輕的江流松積極向同行的老師傅請教,同時閱讀大量的制壺典籍,三十年如一日潛心鉆研制壺方法,從各方面提升自己。

      “來來來,來這邊看看朱泥壺是怎么拉出來的。”參觀中,江流松招呼筆者來到操作間。“朱泥,是紫砂中的貴族,是潮州手拉壺的泥料。”江流松一邊介紹,一邊準備 “拉壺”。

      隨著圓盤開始轉動,江流松神情變得十分嚴肅,“一招一式”都格外嚴謹細致,仿佛進入了另一個境界。即使是展示一些拉壺的基本技巧,江流松也認認真真對待這次創作。這種嚴謹對待每一次創作、每一部作品的“自律”,應該就是“大師的境界”。飛轉的圓盤上,一團濕軟的朱泥旋成圓柱形,隨著雙手按壓,漸漸地又變成了空心圓筒。不一會兒,圓筒被塑出柔順的曲線,一把身姿豐腴的手拉坯壺就誕生了。一把朱泥,江流松手里化腐朽為神奇。

      “壺有千千萬萬,但怎么樣才算是一把好壺呢?” 筆者問道。

      “一把好壺最起碼的要求就是不能有縫隙,口的大小,壺嘴的長短,整體的比例的飽和度都要恰到好處,而且還要保證煅燒過程不變形。”江流松對“好壺”的描述雖然簡短,但這種技術活要真正做好,需要長年累月不斷地練習。技藝技法、文化底蘊、胸懷心境,是造就藝術大師不可或缺的重要因素。多年潛心學習,精心創作,才有江流松今天的成就。

      以詩入壺 把朱泥“拉”上大雅之堂

      明清時,潮州民間興起了飲工夫茶習俗,此時的朱泥壺憑借可保茶香濃郁,保溫持久、釋放茶質至最佳的特性,脫穎而出成為工夫茶的“官配”。百余年來,朱泥壺造型如何推陳出新,是眾多大師關心關注的一個重要問題。

      “單純靠技術,不一定能把壺做好。”對于制壺,江流松有著自己的見解,“比如繪畫、書法,包括哲學、歷史這些都得學,最重要的還是詩詞,以壺的器形表現詩意,把壺外之功的東西融入到壺里面,才能做出一把好的壺。”

      “楊家有女初長成,養在深閨人不知。”“回眸一笑百媚生,六宮粉黛無顏色。”江流松腦海中的經典詩詞總能脫口而出。而白居易的這首《長恨歌》也成為江流松作品《富貴》的創作靈感來源。“唐代時,人們以豐滿為美,我這把壺造型圓潤,壺體豐腴,壺嘴靈動,在審美上我認為與大眾對楊玉環的印象頗為相似,所以取名為‘富貴’。”這把壺也在第十七屆中國工藝美術大師精品博覽會中獲得“金獎”。

      玉豬龍是我國古代對發現于紅山等地的一種玉器的稱呼,又名玉獸玦,被認為是龍的最早雛形。在古代,描寫紅山文化的詩詞不在少數。江流松的另一代表作“小龍壺”就取材于此。“這把壺造型突破傳統,把手和壺嘴的位置模仿了玉獸玦的形狀,整個壺看起來大氣、協調,既向歷史致敬,又不乏時代特色。”江流松說,這把《小龍壺》在2019年廣東省工藝美術精品展首次亮相就受到在場觀眾和專家的一致好評,并摘得了當年“嶺南工匠杯”的金獎。

      飽讀詩書是江流松創作一件又一件佳作的最大底氣。意境高遠的詩詞,被江流松用高超的技巧“揉進了朱泥里”,拉出了“詩詞優美的模樣”,同時更將朱泥壺“拉”了上大雅之堂。他的作品造型新穎別致,外觀圓潤、靈動,厚而樸實,薄而輕巧,厚重與輕靈在每一件作品上都表現得恰到好處。“我的每一件作品,不是完全按照物象的模仿,而是提取物象的精髓,只要豐富形象積累,加上創作者的情感融入到所塑造的作品中,自然就能產生與人之間的共鳴。感情越豐富,藝術形象越傳神,作品就越有生命力。”江流松說:“夸自己的作品如何好沒有任何的價值,要讓作品來告訴每一個人自己的故事,讓大眾面對作品慢慢體會、細細品味。”

      以壺喻人 人品壺品皆上品

      江流松制壺三十載,壺已成為他的生命、情感、精神、語境的代言,情感上可謂人壺一體。他內斂、守信的性格造就了壺的端莊大氣;深厚的涵養造就了壺的文化品格;淡泊的心態造就出壺的內在價值。“無論品茶制壺與做人,只有高度統一,才能盡善盡美。用最簡單的壺,悟出手拉壺文化的本質,不管外面多么繁華復雜,我都要求自己靜下心來,做好手拉壺事業,把它發揚傳承下去。” 江流松說。

      潮商,是中國傳統的三大商幫,也是中國近代史上最具影響力和生命力的著名商幫。從某種意義上來說,朱泥壺匠人其實也是商人,因為絕大部分朱泥壺制作出來都被拿到市場上進行銷售。而作為商人身份的江流松,很好地繼承了潮人勤勞敢干、誠信為本的經商精神。因為他篤信:“壺品皆人品,人品壺品都必須是上品。”

      與其他工廠化的手拉壺生產企業不同,江流松的立春堂走的是高端、收藏,以及私人定制的發展路線。有一次,一位廣東珠海素未謀面的客人,僅憑對自己的壺的一面之緣,就下了五把壺的訂單,讓他又驚喜又煩惱。思慮再三,他決定讓客人減少訂單量。“我做的壺屬于高端定制,每把壺價格都很高,客人一下子就要了五把,我很怕他是一時沖動,過后會后悔,所以就勸他先買兩把看看,合適再繼續下單。”江流松告訴筆者,有訂單固然是好事,但也需要為顧客著想。“做生意就像建立友誼一樣,只有長久的友誼才是最好的,做生意也一樣。” 江流松說。

      壺品皆人品,隨著江流松的精品佳作不斷,他的創作不僅在國內被廣泛認可,部分國外的陶藝設計師也慕名而來,多次到江流松的工作室進行學習和觀摩交流。2020年12月,江流松受邀作為潮州市手拉壺制作的唯一代表參加廣東廣播電視臺《飛越廣東•全面小康》的拍攝,向世界推廣潮州手拉朱泥壺文化。而在4月底剛剛公布的潮州市湘橋區第七批區級非物質文化遺產代表性傳承人名單中,江流松榜上有名,成為潮州手拉壺制作技藝非遺傳承人之一。

      近日,潮州的手拉朱泥壺亮相于中法兩國元首的會晤現場,這讓江流松倍感振奮和鼓舞,也讓他看到了制壺行業邁向高質量發展的光明未來。“作為一名手拉壺制作技藝傳承人,我對潮州朱泥壺的未來更加充滿信心。” 江流松表示,接下來,將繼續潛心鉆研,努力創新,推出更多精品力作,推動潮州工藝美術產業蓬勃發展,期待更多的潮州非遺文化走出國門、走向世界。

      (責任編輯:羅芳菲)

      合作單位

      友情鏈接

      民生網新聞熱線:010-65363346  010-65363014        投稿郵箱:msweekly@sina.com
      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010-65363027        舉報郵箱:msweekly@sina.com
       京公網安備 11010502042254號    |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10120180029    |    京ICP備10053091號-5    |    中國互聯網舉報中心
      毛片一区二区三区无码_一级少妇A片黄片毛片_国产一级不卡免费大片_在线亚洲专区中文字幕